欢迎访问汾河网! 今天是:
网页标题.jpg

展开

首页 > 首页 > 凯风评论

法轮功害人的又一证据(图)

来源:凯风网 作者:淮楠 时间:2017-08-04

   

   蒯红兵!一个美国法轮功痴迷人员,因为拒绝就医,年仅50岁就被红斑狼疮夺去了生命。法轮功人员又一死的悲惨命运,再次见证了法轮功害人害社会的邪恶本质。

  她原本有一个幸福家庭

  幸福的家庭一个样。早期的蒯红兵,家庭也算幸福美满。其一,1966年出生于干部家庭的蒯红兵,家庭应该说衣食无忧;其二,1989年婚后与丈夫蒋山华同在娘家生活,说明大家庭和睦,夫妻关系融洽;其三,婚后不久生下儿子蒋之阳,儿子乖巧,不让父母操心,说明家庭环境良好;其四,两人比翼双飞,无不良嗜好,蒯红兵自己又有稳定的工作,丈夫蒋山华在纽约成立三峰时代公司,在国内有近3万平方厂房、1300多名员工,一度成为国家级丝绸制造供应商。但不幸的家庭各不同,蒯红兵一家的人幸福仅维持了婚后的5年左右时间。1994年之后,法轮功在各地传播,蒯母亲开始练习法轮功,受母亲影响,蒯红兵由接触练习到沉迷其中。她在制药厂开始拉拢身边的人一起参加练功,并在制药厂建立了练功点,成为负责人之一,丈夫蒋山华在她的劝导下开始练习法轮功。人们常说,有良好的家庭教育,一代比一代强。反之,则贻害无穷尽。受母亲的影响,对于蒯红兵这个高度集中团结的大家庭来说,对决意的事往往一拍即合。在法轮功带着伪面纱的蛊惑下,一家人误入歧途就在所难免了。

  一意孤行,蒯红兵在错误的道路上越滑越远

  一个原本好端端的家,因为蒯红兵的偏执、愚昧失去了往日的幸福。这恰恰与法轮功为痴迷者承诺的一个个毫无意义、虚幻的设想是分不开的。李洪志鼓吹,人生病是业力所致,练法轮功是“消业”的唯一途径,也是治病的唯一有效的方式,修得好还能“上层次”、“圆满”、“白日飞升”。蒯红兵,身为一个“资深”的法轮功弟子,在李洪志所谓“消业”论的误导下,即使深知身患疾病,但一想到这是“消业”,连脑海中闪过“求医问药”的念头都认为是对“师父”的“不敬”。在趋利避害的心理作用下,蒯红兵自然拒绝就医。随着病情的发展,蒯红兵还想象有师父这个大树依靠,因为李洪志承诺,对生病的弟子,对着他念念书、念念法,集体发发正念就会起作用。因此,蒯红兵首选的治病方式,就是坚持天天打坐练功,还请功友帮助其一起发功为其驱病。人生的道路很漫长,但关键处就那么几步。一步走错,可能步步错。在法轮功的蛊惑下,蒯红兵在危险的道路上越滑越远,结果落个病入膏肓。

  法轮功承诺只是一张空头支票

  蒯红兵这个法轮功家庭,和众多法轮功骨干一样,对李洪志和其法轮功组织的贡献是数一数二的。蒯红兵本人不仅痴迷法轮功,为法轮功鼓与呼,还安排15岁的儿子加入法轮功,被神韵艺术团吸收为萨克斯独奏演员,专司“吹小号”。丈夫蒋山华奔波于美国、中国、印度、日本等国做丝绸服装生意,回国期间,蒋还多次秘密组织法轮功人员开展邪教宣传。蒯的母亲也是这个家庭早期发起人之一。按照李洪志“一个练功,全家受益”、“我的法身一直要保护到你能够自己保护你自己为止”的承诺,蒯红兵是如何也不会得病的。正如蒯红兵认为,自己在“师父”李洪志的眼皮底下为法轮功卖命,天天编导神韵演出剧目,死神怎么也不会向自己招手。现实总是无情,即便身为法轮功金主的丈夫无偿为法轮功提供练功服、坐垫、演出服等,也未讨得李洪志对自己的一丝眷顾。结果,对待蒯红兵病情不断恶化的事实,蒋山华一脸茫然,既未劝说,也未主动要求带妻子上医院检查治疗。蒋认为,这是“师父”的一种考验。2016年1月,蒯红兵多次晕倒呕吐,站立困难。蒋山华这才送其到医院检查治疗,但为时已晚。2016年2月26日蒯红兵在医院病亡,时年50岁。

  法轮功害死了蒯红兵,足以警示民众远离法轮功。

【责任编辑:原源】

凯风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16005728号-1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