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历史上总共有多少位状元?
发表时间:2020/08/18来源:黄河新闻网 责任编辑:诗诗


在“学而优则仕”的古代,文人们都把参加科举考试作为跻身仕途、“咸鱼翻身”的唯一途径,这激励着无数学子卧薪尝胆、悬梁刺股、十年寒窗。在中国科举史上,参加科举考试的才子有如过江之鲫,而能有幸能登上科举考试巅峰成为状元郎的,则是屈指可数。

山西历史上共出现过25位状元


就山西来讲,从唐高祖武德五年(622年)至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最后一次科考,在科举制度存在的1282年间,山西历史上先后出现了25位状元,其中唐朝5人,宋朝4人,辽朝1人,金朝14人,元朝1人。

唐朝

“宰相村”闻喜县独占2个名额


在唐朝5位山西籍状元中,素有“中华宰相村”之称的山西运城闻喜县裴氏更是独占了2人。先后涌现出了裴格和裴思谦两位状元。裴格,唐昭宗光化三年(900)庚申科状元及第。裴思谦,唐文宗开成三年(838)戊午科状元及第。

状元出身的“诗佛”王维

王维,河东蒲州(今山西运城)人,祖籍山西祁县。唐朝著名诗人、画家,字摩诘,号摩诘居士,世称“王右丞”,于开元十九年(731年)状元及第。

王维以诗名盛于开元、天宝间,尤长五言,多咏山水田园,与孟浩然合称“王孟”,有“诗佛”之称 。书画特臻其妙,后人推其为南宗山水画之祖。

苑论与柳璟

苑论,马邑(今山西朔州市朔城区东北)人。字言扬,生卒年不详,唐德宗贞元九年(793)癸酉科状元及第,该科进士三十二人。其中有柳宗元、刘禹锡等。

柳璟,蒲州河东(今山西永济县西)人。字德辉。生年不详。约卒于武宗会昌五年(846)。唐敬宗宝历元年(825)乙巳科状元及第。

宋朝


王溥(图片来源网络)

史学成就最高的状元——王溥

王溥,字齐物,宋初并州祁人。历任后周太祖、周世宗、周恭帝、宋太祖——两代四朝宰相,又为著名之史学大家,编撰《世宗实录》、《唐会要》、《五代会要》——三部史籍共170卷。在中国历代状元中,史学成就最高的便是王溥。

史上唯一一位用打架赢得状元的人


王嗣宗,汾州(今山西汾阳)人,字希阮。宋太祖开宝八年(975)乙亥科状元。

据说当年殿试时,王嗣宗和陈识最先完卷,并一同上呈,由于两人的试卷都是上乘之作,宋太祖也难定夺。这个时候宋太祖竟然提出一个史无前例的较量方式:打架!宋太祖马上得的天下,用这个方法,自然最合适不过了。结果,王嗣宗赢,陈识输。至此,王嗣宗就成了我国历史上唯一一个用打架赢得状元之位的人。

安德裕与张观

安德裕,朔州(今山西朔州),字益之,一字师皋。宋太祖开宝二年(969)己巳科状元。

张观,绛州绛县(今山西绛县)人,字思正。生卒年不详。宋真宗大中祥符七年(1014)甲寅科状元。

辽代


边贯道,丰州(今属山西)人,字号、生卒年均不详,辽朝某科状元,也是辽朝唯一一位山西籍状元。

金朝


金朝是山西籍状元最多的朝代,超半数的状元都出现于这一时期。

刘伪,山西浑源(今属山西)人,号南山翁,生卒年不详。金太宗天会元年(1124)甲辰科词赋状元。

任忠杰,山西天戎(今属山西)人,字号、生卒年均不详。金世宗大定元年(1161)辛巳科状元。

王泽,山西阳曲(今属山西)人,字号,生卒年均不详。金章宗明昌二年(1191)辛亥科状元。

杨云翼,乐平(今山西昔阳)人,字之美。金章宗明昌五年(1194)甲寅科状元。

张檝,山西人,字巨济,生卒年不详。金章宗明昌五年(1194)甲寅科状元。

李俊民,泽州(今山西晋城)人,字用章。金章宗承安五年(1200)庚申科状元。

李献能,河中(今山西运城)人,字钦叔。金宣宗贞祐三年(1215)乙亥科状元。

郑时昌,山西洪洞县人,字仲康,生卒年不详。金世宗大定年间(1161一1189)某科状元。

武明甫,山西陵川人,字号、生卒年均不详。金海陵王贞元中及第第一。

赵安时,山西陵川人。字号、生卒年不详。金海陵王正隆年间(1156—1161)某科状元。

赵安荣,山西陵川人,字号、生卒年不详。金熙宗天眷年间某科状元,赵安时之弟,为金朝唯一的一对兄弟状元。

刘海,山西合河人,一说为山西兴州(今河北滦平)人。字号、生卒年均不详。金朝某科状元。

李安,山西襄垣人。字号,生卒年均不详。金朝某科状元。

张继祖,山西临晋人。字号、生卒年均不详。金朝某科状元。

元朝


张益,西河(今山西省汾阳市)人,元朝泰定元年三月(1324年)由集贤大学士王约廷试100名(甲科85名、乙科15名)士人中取进士第一名(即状元)。张益也是山西历史上最后一位状元。

明清五百年,山西竟没出一个状元!


在明清两代,山西没有出过一个状元,连进士也远远低于其他省份。这并不是因为山西没人才,而在当时的山西蔓延着一股“重商轻文”的风气,年轻人们削尖了脑袋往商号钻,不愿走科举入仕之路。同时,重商轻文的社会风气又进一步使人们冲破传统观念去开辟广阔的市场,从而使山西经商之人越来越多,规模越作越大。

据说当时的一个商号普通员工,身股就是三厘,平均每年能分到1075两银子,而当时一个知县包括养廉银在内的全部收入不过如此。直到如今,山西还流传有“家有万两银,不如茶庄上有个人”、“当官入了阁,不如茶票庄上当了客”、“有儿开商店,强过做知县”等俗语。

如此,既造就了富甲一方的晋商,但也让山西五百年来都未能出现一位状元。(部分文字和图片来源于网络)

汾水涛声微信
公众号

汾水涛声头条号

山西反邪教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