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汾河网! 今天是:
网页标题.jpg

展开

首页 > 首页 > 学术精粹

李洪志的苦笑奸笑和讪笑

来源:凯风网 作者:候春宵 时间:2017-04-17

  宋代诗人黄庭坚有咏清明节的佳句云:佳节清明桃李笑,野田荒冢只生愁。短短两句,载满春光的美好和对亲人的追思。然而,这两句诗要是用在“宇宙主佛”李洪志身上,却应该说:佳节清明逃李笑,美女豪宅何生愁?大概“主佛”不但不会生愁,还会憋出三声怪笑。

  面对“佛母”亡灵一脸苦笑

  “主佛”在《转法轮》里说:“人家讲佛教乱了,儒教的东西都跑到佛教中去了。什么孝敬父母、儿女情都跑进去了,佛教中没有这个内涵”,“一个人的真正生命是元神,生你元神的母亲才是你真正的母亲”。

  有了这块肮脏的遮羞布,李洪志巧改生日,由一个“常人”摇身一变成了“宇宙主佛”,全然不再顾及生身母亲的感受。他的真实生日是1952年7月7日,可又硬说他的“佛体”是1951年5月13日生出来的,而这时他的母亲芦淑珍还没有与他的老爸李丹成婚。“主佛”降生之日,也正是母亲开始受辱之时,人伦遭践,“佛母”焉能不叹不悲?父母离异,“佛母”含辛茹苦将四个儿女抚养成人,为这个不办好事的“小来子”更是操碎了心、费尽了力,拖着病体还在为他联系调动工作的事。可“主佛”却说自己“八岁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这又如何能不遭“佛母”揭短?“佛母”说:“小来子瞎说哩!他要真有那么大能耐,我也不至于在他们老李家遭那么大罪。”

  为了推销他那套“法理”,“主佛”不断对慈母恶语相加,声称“佛母”是个“大魔”。因此,“佛母”便有了多重身份,既是“佛母”又是“大魔”,还得以“常人”身份接受“主佛”的“法身保护”。这么一弄,乱子就来了,“佛母”生了“瞅瞅就能治好”的病去医院诊治倒也不要紧,可是得偷偷摸摸的去;“佛母”离世毁了“主佛”的“法理”也不要紧,可却逼得“主佛”不得不再玩“秘不发丧”的把戏。清明节到了,想做个“活着不孝,死了干嚎”的孝子更是难上加难:没法去给“佛母”上坟。如果去了,一整套“法理”岂不是要被翻个底朝天?这样,“主佛”也只好搬出他在《转法轮》里讲出的“法理”给自己宽心:“哪个是你母亲,哪个是你儿女,两眼一闭谁也不认识谁”。可是,毕竟是生身之母,想起自己的那些忤逆之举,“主佛”只能暗暗苦笑!

  客死异国他乡的“佛母”芦淑珍

  面对叶甫盖尼亡灵满脸讪笑

  “主佛”“弘法”说是为了“往高层次带人”,还说要把人带到“满地黄金的世界”,那个世界“树是金的,路是金的,什么东西都是金子做的”。明白人都知道这样的世界是根本不存在的,唯有痴迷者才会去追去求,所以,不能不说“主佛”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把信徒变痴变傻。只有变痴才会拿无中生有的谣言去“讲真相”,只有变傻才会为“解体”、“除魔”而诵魔咒“发正念”。可是,“主佛”又不仅仅是想让弟子变痴变傻,在《2005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他就对弟子进行过这般点化:“不但要讲真相,而且要智慧,要智慧的去做。”如此看来,做个“真修弟子”还真不容易,必须要痴中有醒、醒中有痴,能够达到这种层次“学法”才算“精进”,也才算有了“走出去”“验证法”的功力。

  然而,这种“醒醒痴痴”的功法却极难掌握,因为“主佛”对这套功法演练的也不够成熟,面对晕倒在“法会”现场的弟子,他也只是会溜之大吉,致使“法身保护”的“法理”难以得到“圆满”。相比“主佛”的束手无策、“神通”尽失,有个洋弟子却显得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把“法理”解读的相当到位。2016年9月24日,在莫斯科友谊大街中国大使馆附近的“弘法”现场,俄罗斯“大法弟子”叶甫盖尼突然晕倒在地,30多名“同修”没有一个人打急救电话,活动的组织者却当机立断,依据“法理”对其他人下令说:“脱下他的黄夹克,免得人们说这人是因为练法轮功才得病死的”。黄夹克脱了,洋弟子死了,“主佛”却不太好解释了,“法身”哪去了?“地狱除名”哪去了?“消业”又哪去了?“主佛”“四大神通”更是哪去了?但面对倒地不起的亡魂和学法如此“上层次”的生灵,“主佛”也只能堆起一脸羞羞的讪笑。

  网络截图

  面对众多“大法亡灵”一脸奸笑

  “主佛”一边用“辟谣”掩盖真相,一边用“讲真相”肆意造谣,把轮家门里这点事弄得真真假假、虚虚实实。颠来倒去,只不过是为了掩饰自己的丑态,反过来再以假乱真嫁祸于人。怎奈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他与女弟子“研习男女双修”的“美景”再“辟谣”也是铁的事实,他“讲真相”搞出的“活摘”再炒也没人相信。

  “讲真相”的实质就是造谣说“大法弟子”如何“遭受迫害”,而最严重的迫害自然莫过于“迫害致死”。故此,轮媒在这四个字上做足了文章,“迫害”不离口,“致死”天天有,恨不得一下子把“大法弟子”全都说成死人。他们的怪异想法是添一个死人就能给政府抹一层黑,死人总比不死强,再说,成功的把锅甩给了依法取缔大法的中共,李洪志那点奸笑早已藏不住了。

  假死人的事如此,真死人的事更是舒坦。“大法”是不承认人会死的,因为“主佛”说“练功的人不会生病”,不会生病也就自然不会死人。可是,偏偏就有近2000个“大法亡灵”要“验证法”。这里面有“消业”身亡的,有玩“白日飞升”跳楼自杀的,有为了“圆满”跳井的,还有为了“上层次”上吊的,更有为寻找“法轮”自己开膛破肚的。对待这些痴心“大法”的冤魂,“主佛”双手一摊,一推四六五。一会说,“横死”弟子“自身有漏”、“与旧势力签约”,一会说,“横死”弟子“业力太大”、“修得不好”,一会又说,“横死”弟子“太执著”……。逼急了,就给你来一句“不要师父说什么就执著什么”。其实,死就死了,甭想把屎盘子扣在咱家身上,反正师父早就从一个小混混混成了一个住豪宅,开名车,享珍馐,备受“上亿”弟子尊崇的“宇宙主佛”,想到这,脸上那一一抹阴险的奸笑早已隐藏不住了。

  轮门诡异,“佛”心难测。“主佛”的笑有多种解,令人捉摸不透,倘要评说,也只能说野田荒冢的“大法冤魂”在哭,而高卧豪宅的“主佛”却是在笑。

【责任编辑:端木菫】

相关文章

凯风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16005728号-1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