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汾河网! 今天是:

展开

首页 > 首页 > 原创推荐

【原创】汾水音韵

来源:汾河网 作者:山人 时间:2016-07-04

  

  汾河网记者:山人  文/图

  哗哗的汾河水,流淌着忧郁的旋律!

  上世纪五十年代,山西定襄县民间锁呐艺人在世界青年联欢节上民乐比赛中吹奏的一曲《大得胜》,粗犷有力、高亢激扬、富有气魄。这曲获得世界金奖殊荣的山西民乐并没能引起世人的注意, 山西当时留给国人的印象是阎锡山运兵的火车一进娘子关,火车就喊“喝醋、喝醋、喝醋………”

汾河网记者:山人  文/图

  山西给人最强烈的感受是节奏与旋律。

  应该说山西的节奏并不快,却极有力度,一招一势从容稳健,好比流行于三晋大地的威风锣鼓。

  威风锣鼓是一种打击乐。传说这种锣鼓的形式始于四千多年前的尧舜时代,经过几千年的世代相传,威风锣鼓形成了特有的节奏和气韵,大的锣鼓队上百人齐奏,地动山摇,气吞云梦。

  这种节奏造就了山西人稳健有力的性格,还有喜欢热闹和讲究排场的习惯。

汾河网记者:山人  文/图

  山西,就象一部元曲。

  在元曲四大家中,有三个出生在山西,以解州的关汉卿为最,那时山西差不多是全国戏曲艺术的中心,今天的晋南地区仍保留着许多元代的戏台。从元曲发展到梆子戏,再到晋剧,山西戏曲优美的唱腔、丰富的板式和开阔的音域,回环跌宕,而名伶们一副水袖,万般深情,幽咽凄婉,直把个人间世态表演的酣畅淋漓。

  元时对知识分子极端的蔑视,戏曲成为走投无路、报国无门的知识分子寻找的精神寄托,满腔的忧郁、愤懑和心底翻滚的激情诉于笔端,尽情纵横地挥洒,窦娥三桩荒诞离奇的誓愿:六月飞雪,大旱三年,一腔血溅白练。是一个女子的悲愤,更是一代知识分子对时代的呐喊。

  夏时山西有了石磬,春秋有了甬钟、编钟,而在更早的新石器时代就有了陶埙。埙差不多是山西最早的乐器了,这是一个十分简单的乐器,吹奏场合和时间都应该是特定的,只适合于夜晚,适合于月夜或星空,适合在空旷的野外,适合在荒草丛生的深秋时节,适合于孤独者,适合于怀念者。表现的情感只有一种,那就是忧郁。

  山西人在那威风的节奏后面掩盖着是对生活的无奈和忧郁的旋律。

汾河网记者:山人  文/图

  这种忧郁在民歌《走西口》中得到了宣泄。

  山西民歌渊源流长,春秋时期就有了很高的成就,《诗经》中收集的“唐风”、“魏风”十九篇,极负盛名的《伐檀》《硕鼠》就是山西民歌。

  在山西,不同的地区的民歌有着不同的风格,晋中地区生活丰实、商贾流行,曲调温婉、灵秀。晋北吕梁山区一带的民歌高亢、跳跃、亮开嗓子吼去,那股穿透力金属一般,顿觉酣畅。而那曲《走西口》决不仅仅是一首歌,他是一段历史,一段关于山西人闯荡世界的情感自白。清咸丰年间的晋西北河曲一带常年遭受自然灾害,丈夫远走塞外,一步一回头,年轻的妻子依依不舍,如泣如诉,肝肠欲断。

  哥哥你走西口

  小妹妹苦在心头

  这一去要多少时候

  盼你也要白了头

  ………

 《走西口》犹如一幅生离死别的图画定格在了人们的记忆中。

汾河网记者:山人  文/图

  汾河水始终伴随着山西人沉重的历史脚步,几千年来都在低吟深唱。

  上世纪六十年代,著名词作家乔羽写的《人说山西好风光》:

  “……

  你看那汾河的水呀,

  哗啦啦啦流过我的小村旁

  “……

  男儿不怕千般苦,

  女儿能绣万种花。

  人有志气永不老,

  你看那白发的婆婆,

  挺起了腰板也像十七八。”

  把当时山西人热爱家乡,坚定信心,斗志昂扬的精神面貌表现的淋漓尽致。经过平遥籍歌唱家郭兰英的演唱,不胫而走,一时风靡全国,只是乔羽老爷子和曲作者张棣昌都不是山西人,他们的词曲终久不可能替代汾河流域土生土长的民歌!

  现如今,中国的山西已经拆除了窄铁轨,而汾水的韵律依然如故……。

  (部分内容摘自《厚重山西》)

相关文章

凯风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16005728号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