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汾河网! 今天是:
网页标题.jpg

展开

首页 > 首页 > 原创推荐

【原创】秋天的故事

来源:汾河网 作者:陈小燕 华强 时间:2016-09-13

图片来自网络

  秋天的太岳山,云高上碧空,万山红遍,松林是所有喧闹的底色,苍翠沉稳,一年年季节的更替中静默相守。青山不老人有信,地处太岳山腹地沁源县西北的韩洪乡定湖村,在相隔近半个世纪之后,终于等来了一个久违的人。

  1943年到1983年,他真的来了。他叫高芸生,从前在沁源时他是一位英武的军人,如今已白发苍苍。他从千里之外的北京来到定湖村,来寻找早年青山作伴的妻子吴清华。1943年秋,在日军“铁滚战术”大扫荡中,24岁的江南女子吴清华,为救定湖全村百十口人,主动鸣枪引敌,乡亲们赢得了转移的时间,她却身中日军17刀,倒在村外的河滩。看着血泊中的妻子,高芸生默默对她说,“等我,你我永世相携。” 一年一年的季节回轮中,他真的来了。

  她睡在村对面的南山坡上,她知道抗日战争胜利了,解放战争也胜利了,她为之舍身忘死的革命事业成功了。她知道后面一系列的事情吗?大炼钢铁,反右,文革,改革开放。他想对她说很多话,只是又觉得多余,他只想领她回家,在他选好的墓地,千古相随。

  村里人不认得从北京来的老干部,但他们老老少少全知道烈士吴清华。1943年,太岳根据地的经济极其困难,吴清华奉命来到定湖村试点推广陕甘宁边区组织合作社经验,兴办了太岳地区第一个合作社,之前她曾任太岳职工学校校长。“马兰开花根连根哪,军队和老百姓是一家人哪……”这是一首流传根据地的歌谣。歌声越过农家的土墙,在风中传唱。吴清华手把手教会了营业员记账打算盘,又组织群众搞生产自救。因敌人的长期封锁,老百姓一直无盐可吃,她乔装打扮赶着毛驴到外地搞回食盐、火柴……机智、勇敢、有学识,她是影视剧中的人物吗?她的每一天每一个脚踪都是出生入死。她的故事吸引人倾听思量,她所经历的并不是能用想象来填补的。

  高芸生是她在世上最后的见证人,他策马随军离开沁源时,铁骨的汉子回头的那一刹那,对着起伏的群山说,他愿是一个器皿,用来记住她的平生。吴清华,浙江平湖县人,原名吴庆华,1918年出生于国民党知识分子家庭,1935年秋考入南京金陵大学,参加抗日救亡工作,奔走于上海、南京,后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八路军女战士。吴清华不仅搞敌后工作,还带兵上战场,曾和小分队摸黑进城抢粮。一位沁源籍作家几经查访记下了吴清华带队抢粮的情节,“夜色遮掩了残破的沁源小城,城里是日军的据点,老百姓已全部转移到了山里,县城像一座死城,偶而传来一两声日军大洋马的灰灰嘶鸣。‘轰隆隆隆……’‘哒哒哒……’ 远处的庄稼地里响起了枪炮声。又亮起了一束束油松火把,松油燃得毕毕剥剥地响,火把像探照灯,照得山野如同白昼,火光里尽是憧憧的人影……日军急忙出城向那片火光扑去,接近火光之际,忽然枪声大作,日军这才发现他们被诱进了八路军主力的包围圈,敌人损伤大半,仓惶的逃回了县城。惊魂稍定,却发现城里的粮食被抢光了,牲口也被拉走了,武器也被运走了。清华和战士们圆满完成任务。为了表彰他们的英勇,县指挥部奖给工作队每人一条棉裤。”

  这期间,高芸生在平遥县抗日,吴清华牺牲后,高芸生整理妻子的遗物,读到了她的日记。

  “一九四二年六月十八日,今天是端午节,大家热闹的吃着粽子与较充分的准备今天的午餐,很高兴。本来,据一般人的估计,这两天正是敌人要突然袭击太岳区的日子,但是事实上这种估计是落了空。不过,我们无论如何是需要战时准备经常化的,千万要切记,使太平观念在我们的团队中不要发芽滋长起来。

  梁玉从平遥回来,谈到芸生在平遥工作胆子非常大,竟化装了便衣在东泉一带活动,听了很高兴,内心深深的默爱着工作逐渐具体、踏实、深入的芸生。但愿他能在那环境里很好的考验自己,并愿能平安无事,不要遭到敌寇的暗算。

  一九四二年七月二十五日,生命好似红烈的生动的火花一般。

  一九四三年四月十六日,是的,现在正是冬天,正是寒风刺骨的冬季,正是明媚的春天到来的前夜,要想使春天给我们以力量,以滋润,只有与严冬搏斗。搏斗呵,清华,在激烈的搏斗中,死亡是必然的,我们不应该只看到死亡,还应该,不,更应该看到新生,是的,只有新生给我以力量,会使我在敌人面前更倔强的站立着的。”

  几十年,高芸生一直保存着吴清华的日记。“生命好似红烈的生动的火花一般。”有那一段激荡的岁月,一生中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呢?

  高芸生和吴清华相识于兴县。那时吴清华从延安刚来山西不久,主要开展农村合作化工作。一次合作工作队被日本鬼子包围了,吴清华隐蔽在一条长满荒草的水渠里,手枪里只剩下三颗子弹,她镇静地把子弹顶上,做了最坏的准备,万一被敌人发现,宁死不屈。这时,一位同志仿佛从天而降,一把把她拉上了马背,敌人还未反映过来,他们已飞驰而去。这位救她的人就是高芸生,时任兴县县长。后来他们双双来到太岳根据地,并结为夫妇。他们有一个男孩子,在清华牺牲前一年出生,但孩子在世仅三个月便夭折了。

  夫妻俩收起悲伤,手相握在一起,“等到胜利的那天!”是的,清华为了盼到胜利,剪了发,只留男子一样的小平头。她要等革命成功的那天才重新恢复女子的妆容,蓄发留长。她的眼睛大而神彩奕奕,带着眼镜,虽一身灰军装也难掩南国女子的俏丽。永远的吴清华,永远的容貌,时间停驻在1943年10月7日,那天恰逢中秋节。虽然前不久日军采用“铁滚战术”开始了秋季大扫荡,但是并未削减人们对生活的情趣,定湖村里仍满是节日的气氛,几家烤月饼的柴火旺腾腾地燃着,支前民兵担着刚收成的大枣、黄梨、核桃等正准备去慰劳军队。谨慎是时时刻刻的,村口的山梁上安插了消息树,只要发现敌人,会及时传消息。可是这天,消息树没倒,敌人已进村了。村里百十口人就这样落入鬼子手中?千钧一发之际,吴清华一咬牙,从腰间拔出手枪朝鬼子打了两枪。一边朝村东河滩猛跑,一边高喊:“乡亲们快跑,快跑!”鬼子听见枪响,又看见一个八路军往村外冲,“哇喇哇喇”吼叫着,立即追过来……清华的眼镜跑丢了……子弹打完了,三十多个鬼子像饿狼扑食似的把她包围到村外,寒光闪闪的刺刀一阵乱捅,殷红的鲜血冒了很高。定湖村的父老兄弟都安全逃出虎口,而清华身受十七处重伤,壮烈牺牲在定湖河滩。定湖全村人披麻带孝为清华送行,用乡间最高规格的仪式把她安葬在村对面的山坡上。

  侠肝仪胆是人们缅怀清华时的第一印象,岂不知她也能歌善舞,而且字迹镌秀雅俊。高芸生留有一张他和清华的照片,俩人一起捧卷读书,清华带着眼镜,圆月一样的脸庞上荡着微微笑意,她的丈夫面对着她,愉快地与她谈论着。战争虽然近在身旁,但是这张照片是一对夫妻居家过日子的情景。许多年了,每当高芸生遇到不顺心的事,就拿出这张照片与清华默默交谈。 

  1950年,吴清华的父亲吴鼎铭老先生得知女儿为国捐躯,含泪写下长诗《哀庆华》,悼念抗日中牺牲的儿女们:“祸水沸东瀛,英雄应运生,愧吾老不死,儿女尽牺牲。大儿吴志恒,抗战十年寂无闻,次儿吴积冲,殉职空军一梦空……儿都死难我破家,更及一女吴庆华……据说远在七年前,日寇扫荡太岳边,女于被围沁源日,慷慨抵御躯捐焉……”

  秋天,成熟的季节。中秋节,国庆节都在这个季节,清华的故事也在这个季节。定湖村的人们感佩高老先生对爱情的坚贞与信实。面对人们的叹谓,老先生摇摇头,“不,不只为夫妻间的情爱,更为那段不能抹去的岁月。有些事情虽然过去了许多年,但并不是已不复存在。像风,吹过去了,无影无踪,却留下了寒冷或凉爽。”

  最终,清华还是留在了定湖村。乡人们自筹资金在吴清华牺牲的河滩为她建立了纪念亭与烈士纪念碑。高芸生收了清华墓穴上的一捧土,在秋天里辞别。为什么高芸生没有带清华走呢?有些事,身后的影响比事件本身更有意义。秋风理解,秋叶也理解。还有雨,还有岁月。

版权声明:本文系汾河网独家稿件,欢迎广大媒体转载,请点击此处按要求转载。 

凯风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16005728号-1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