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汾河网! 今天是:
网页标题.jpg

展开

首页 > 首页 > 专题推荐

探析邪教洗脑骗术(图)

来源:汾河网 作者:彭 方 时间:2017-03-30

  当今世界,邪教、恐怖主义和黑社会并称社会三大“毒瘤”。 邪教编造种种谎言,鼓吹信神的好处,以“温柔”的外表吸引、诱骗他人,致使一部分人陷入邪教的深渊不能自拔,成为邪教的俘虏和忠实信徒,给家庭和社会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和伤害。

  文鲜明将基督教、反共思想以及对他自己的赞颂混在一起成为一个新的弥赛亚(Messiah,出自圣经,意指受上帝指派来凡间拯救世人的救世主),在世界范围内吸引了众多追随者。文鲜明宣称“我的愿望就是你的愿望”,许多人对此积极响应,把全部财产以及身家性命都献给了统一教团。

  1993年,高中辍学的考雷什利用他记忆经文的超强能力以及催眠天赋控制了一个叫做大卫分支教的教派。一段时间之后,教派成员们慢慢交出了自己的银行存款以及财产。考雷什还说服男教徒过独身生活,而他却和他们的妻子及女儿上床,并且使他的19名“妻子”相信她们应当为他生儿育女。

  1997年3月22日,马修·阿普尔怀特以及他的37名痴迷者认定,摆脱自己那仅仅是“臭皮囊”的身体,搭乘紧随哈雷彗星之后的飞碟通往天堂之门的时候到了。他们将安眠药掺在布丁或苹果酱里,用伏特加酒冲服来使自己入睡,并用塑料袋绑住头部,以便自己能够在睡眠中窒息。同一天,在加拿大一个叫圣卡西米尔的法裔人村庄里,一栋农舍发生爆炸,5人死亡——他们是散布在加拿大、瑞士和法国的74名太阳神教徒中的最后几位。这些人都希望自己能搭乘飞碟前往9光年以外的天狼星。

  法轮功邪教头子李洪志反复鼓吹“在高层次上看,人的生命不是为了当人”,“当人不是目的,是叫你返本归真”(《转法轮》第94、95页),把痴迷者引向一心追求“升天”、“圆满”、“返本归真”的绝路。同时李洪志又把“放下生死”、放下一切世间的执著(见《去掉最后的执著》)作为衡量真正“修炼者”的标准,1997年3月在纽约“讲法”时,李洪志宣扬人和神的区别,就差在这“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法轮佛法—在美国讲法》)。正是在李洪志的这些邪说的支配下,很多因长期追求“圆满”而无法实现陷入精神绝境的习练者开始对自己和他人的肉身极端的憎恶,最终采取杀人或自杀这种“放下一切世间的执著,包括对身体的执著”的方式,成为了李洪志和“法轮功”邪教组织可悲的牺牲品。2002年新疆“法轮功”习练者林春梅、温玉苹在陕西省咸阳市将旅社服务员买新萍杀死后,竟然对采访她们的记者说:“对生命理解不同,常人看到杀肉身是杀人……我们认为把元神杀了才算杀生”。

  为何会发生这样骇人听闻的事情呢?是什么原因让这些人如此丧心病狂呢?拨开背后的纱雾,我们可以从从众、顺从、失调、说服以及群体影响等理论入手,探寻究竟。

  利用态度依从行为压制痴迷者理性思考,画地为牢

  人们通常会内化那些自动、公开和反复做出的忠诚行为。邪教领袖似乎深谙此道。如邪教法轮功头目李洪志通过编造“去执着”、“修人心”、“上层次”等一系列歪理邪说,改变习练者的正常思维,使他们逐渐失去正常的思考能力和辨别能力,以致走上破坏家庭、自杀、杀人的道路。

  利用“无条件接纳”强化痴迷者心理归属感,投人所好

  刚加入邪教的人很快便会认识到成员身份并非无足轻重,他们很快就会被塑造成为组织内的活跃分子。邪教组织里的典礼仪式以及公开的游说和筹款,可以强化那些新成员对成员身份的认同感。在一些社会心理学家实验中,人们逐渐相信那些他们亲眼所见的事情,所以,新成员也会成为邪教忠实的拥护者。

  利用“登门坎技巧”消除痴迷者心理间隙,步步为营

  邪教组织的征募策略非常娴熟的利用了登门坎技巧。统一教团的征募者会请人们吃饭,并且度过一个充满温馨友情的周末,共同谈论生活的哲学。周末结束时,他们会邀请那些参与者和他们一起唱歌、活动和讨论。然后,力劝那些有可能入会的人参加长期训练性的宗教娱乐。最后,那些活动逐渐变得越来越艰巨——恳求捐献财物以及试图招募新成员。

  下面,笔者通过说服的四因素论来分析法轮功邪教的洗脑说服过程:即谁(说服者)对谁(说服对象)说了什么(说服内容)?如下表所示:

  大肆造神:为增加说服者的吸引力埋下伏笔

  西方学者安德鲁哈维做了如下描述:“如果你把崇拜投射到某个人(丧失)身上,你自己会因投射而反射出的光辉变得闪亮,所以你也会体验到隐藏着的自我崇拜”。成功的邪教群体肯定有一个“魅力超凡”的领导者,可以吸引和支配追随者。就像说服实验那样,可信的说服者在教徒心中是专家和值得信赖的人。李洪志就是运用了“读心术”来建立自己的信誉,鼓吹自己是宇宙最大的佛。自称是“非常之人”,传的是“非常之法”,做的是“非常之事”,使用的也是“非常之词”。正因为李洪志把自己天花乱坠的“神化”了一通,使得练习者对其战战兢兢,俯首仰慕,把“神化”和崇拜的领域扩展到了与李洪志及其经文相关联的范围,于是任教主牵着自己的鼻子走,陷入不可自拔的境地。

  假意布施:运用特定文字符号编造空中楼阁

  生动、感性的信息以及群体给那些孤独和忧郁的人所带来的温暖和包容,都是极具吸引力的。李洪志使用各种晦涩的语言、混乱的逻辑、反复地灌输、恶意地诱导等手段,形成了具有明显法轮功特点语言文字“体系”。 一旦信徒开始相信并依赖邪教刻意制造的特有语言系统,就会产生盲目的优越感、崇高感和使命感。那种盲目的优越感和虚幻的崇高感渗透在他们的意识深处,使他们感到自己优于“常人”。 李洪志就曾说过“相信师傅,加入我们大家庭,我们有答案,唯一的救赎之道”。这些信息通过他的演讲、经文等各种各样的渠道不断的影响着不明真相的痴迷者,让痴迷者在虚幻的世界里得到安全感和满足感。

  蛊惑人心:利用痴迷者的心理缺失实施精神控制

  著名心理学家费尔巴哈曾经说过“上帝的起源在于缺乏感”。缺什么,上帝就是什么,缺乏了需要,她就要找替代的象征。“法轮功”痴迷者所顶礼膜拜的,其实就是他在现实生活中渴望得到,但却缺乏的东西。综观 “法轮功”痴迷者群体,他们基本上都是一些处于社会弱势地位而内心都有所求的人。他们求爱、求心灵的归宿、求自我价值的实现。他们都是有所“丧失”的人,是不能正确面对“丧失”的人,是“丧失”之后无法心理平衡的人。在这些“丧失”的背景下,他们出现焦虑、抑郁、失眠、孤独、失去兴趣等心理现象,严重的还发展成为各种身心疾病,甚至精神分裂。在这种心理的支配下加入 “法轮功”组织,则可以减轻自身的恐惧、孤独,重新获得心理上归宿。因此她们在错综复杂的演变中,陷入“法轮功”而不可自拔,沉迷与自己的心理世界里,而这些对象,都为“法轮功”提供了非常好的蛊惑人心的契机。

  重建支持系统:利用“群体效应”控制痴迷者惟命是从

  群体可以塑造其成员的观点和行为。邪教组织通常会将成员与其先前的社会支持系统割裂开来,同时也避免他们和其它异教成员相互接触。在一种“社会封闭”的现象中,外部联系逐渐减弱,直到群体的社会性作用完全指向群体内部,每一个人都只和群体成员联系。这时,群体会向他们提供认同感并且混淆事实。由于邪教反对或惩罚不一致的声音,所以表面上意见统一显然有助于消除任何些许的怀疑。此外,压力以及情绪的唤醒往往会缩小人们的注意范围,使人们“更容易接受那些毫无根据的观点,顺从社会压力,并倾向于诋毁那些本组织之外的人”。通过这样的群体效应,那些练习者唯恐自己“心性”上不去,没有去掉“常人心”,成不了“修炼人”,最后会被群体所抛弃,于是在不知不觉中越陷越深,最后完全被操纵。李洪志正是综合使用说服、胁迫以及鼓吹形神毁灭等隐形暴力来维持统治,对膜拜者实施精神控制。

  洗脑是法轮功、全能神等邪教达到对信徒精神控制目标的主要方式和最有效手段。要使邪教信徒脱离邪教的神精控制,笔者认为可以从加强个人承诺、挑战信念、引发反驳、实施态度免疫计划等几个方面入手,帮助那些被邪教精神控制者重新回到正常的精神轨道。

【责任编辑:端木菫】

相关文章

凯风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16005728号-1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