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汾河网! 今天是:
网页标题.jpg

展开

首页 > 首页 > 专题推荐

李洪志控制信徒心理的惯用伎俩

来源:凯风网 作者:国 力 时间:2017-12-11

  在李洪志“真、善、忍”、“上层次”、“求圆满”等歪理邪说的蛊惑下,许多法轮功练习者丧失理智、泯灭亲情,酿出了一起起害国、害民、害已的悲剧。如今,当他们逐步走出了法轮功的泥潭,获得新生以后,面对不堪回首的往事,一份份发自肺腑的反思、一滴滴悔恨的泪水告诉人们,邪教对人的精神毒害之大。现截取我接触过的几个案例,更多地从心理学角度剖析李洪志控制信徒心理的几个惯常伎俩。

  伎俩一:利用敬畏心理,强化灌输歪理邪说,是邪教组织对初级信徒和一般受众的惯用手段

  每个人限于自己的人生阅历和知识结构,都有知识盲区。对于自己不熟悉、不了解的领域,每个人都会感到敬畏和茫然,容易对其他人产生依赖感和服从感。在这种心理状态下,一些科学辨析能力不强的人,往往轻信一些“行家”、“大师”的言论,盲从趋附。邪教组织往往就是利用普通人这一心理,大肆神化教主,塑造全知全能、至高无上的“权威”形象,使信徒产生强烈的信任感和依附感,逐步强化其心理控制。

  原法轮功练习者谭某从误入邪教到逐步痴迷,就是这样的一个典型过程。谭某1997年5月份开始听人说到李洪志所谓的“真善忍”邪教理论,由此开始练习法轮功,后来逐渐痴迷。如今,已经彻底脱离法轮功泥潭的谭某告诉笔者,他当初为什么进了法轮功的圈套就难以逃出来的真正原因:“李洪志对我们实施精神控制,说‘我讲的每一个字都是法’,‘偏旁部首都是我法身的形象’,使我们对他讲的话不敢有半点怀疑。”“李洪志要求练习者要多看书,就是把我们的思想完全被他的歪理邪说所代替,有时我也感到书中有些矛盾的语句,但是看到其他人都顶礼膜拜、奉若神明,我也不敢问为什么,只认为是自己悟性差,修得不高。跟周围一块练功的人交流,他们都说自己‘悟’到了什么、甚至冥冥中‘看’到了什么,还有什么病‘练’好了、灾业‘消’了等等,更觉得自己心不诚、进展慢,上不了层次。以前看《转法轮》中讲‘生生世世,哪个是你的母亲,哪个是你的儿子’,怎么想也说不通,可是又想这都是‘法身’的代表,师父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就这样迷迷糊糊地被他推上了邪教道路。”

  伎俩二:利用自利心理,实施心理恫吓,是对心存犹疑、敢于质疑的信徒的心理打击和摧残

  趋利避害,是人之常情。一个心智健全、心理健康的人,完全能够克制自己的自利心理,遵守社会行为规范,在不危害社会公德、不损人利己的前提下,实现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对于一些自利心理较重而科学辨析能力不强的人,这却往往成为他们被邪教歪理邪说精神控制的关键点。

  为了吸引信徒,邪教理论往往编制诸如“有病自愈”、“消灾避难”、“圆满飞升”等诸多幻象来加以诱导,对于受到个别徒众质疑、无法自圆其说的地方,则往往以“信之则有、不信则无”、“修行不够、领悟不到”等说法搪塞,甚至直接以“冤业向报”、“法力惩戒”等理论对教徒的人身安全进行直接的恐吓,逐步胁迫他们放弃自我思辨的能力。很多逃出李洪志魔掌的原法轮功练习者,用自己噩梦般的经历告诉人们,他们一开始大都是被李洪志“真、善、忍”的美丽外衣所迷惑,从而接触法轮功的。但是,进入李洪志精心设计的圈套后,就往往被胁迫、裹挟着走上了“消业”、“上层次”、“求圆满”这条不归路。不过,一旦冲破了这个“结”,套在身上的枷锁就被打破,那些曾经为了“大法”可以付出一切的痴迷者也就获得了新生。

  笔者接触的另一位原法轮功痴迷者张某,在摆脱邪教控制后,向笔者讲述了他的当时难以跳出法轮功的心路历程。

  1997年7月,张某听信李洪志宣扬的所谓“真善忍”、“做好人”加入了练习法轮功的行列。为了尽快“上层次”,他把大量的时间都用在学法、抄书、背书上,甚至在国家取缔法轮功后,仍痴迷不悟。还多次参与法轮功组织的违法活动。反邪教志愿者多次耐心细致做他的转化工作,可是他当时就是“害怕走向‘大法’的反面,怕被人背后说‘这个人在压力面前受不了了,成为叛徒了’,更害怕‘谤佛’而遭到报应……”他把家人、亲戚朋友的劝说当成耳旁风,他说:“这正是‘师父’要我看淡亲情而过‘情关’,这时候如果咬不住牙,就要遭受‘师父’‘法身’的报复。”

  张某还说:“以前我认为自己最大的心结就是一个‘怕’字,现在想得更透彻一些了,这个‘怕’字后面其实隐藏着一个很深的‘私’字。这个自私自利的‘结’才是自己长期难以摆脱法轮功枷锁的罪魁祸首”。“其实,从我们一开始练习就掉进了李洪志早已精心设计好的圈套里去了,所有的练习者都被他骗了,他安排的什么学法、弘法、护法,甚至不惜让成千上万善良的人们去围攻中南海,向政府示威,实际上是把我们往邪路上推,往人民的对立面推,都是为了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伎俩三:歪曲价值观念,对信徒实施“道德捆绑”,是对部分深度痴迷者的“人格绑架”

  中华文明,源远流长。在上下五千年的发展过程中,中华民族逐步形成了以儒家理念为主干的社会价值观。像“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等名言更是传诵千古,成为历代仁人志士励志修身的道德基准点。而邪教歪理邪说,也看到了这些道德理念深入人心之处,往往加以歪曲,表面上似是而非,实质上相去甚远。但是,如果邪教信徒看不到这一点,往往受到的毒害更深。因为一旦将邪教行为与个人自身的价值判断标准强行捆绑在一起,那么摆脱邪教的第一步就面临着对自身道德的否定,往往自己首先成为了自己的桎梏和牢笼。一些法轮功痴迷者对李洪志一心追随,甚至置个人生死于不顾,置家人亲情于不顾,很大程度上也是源自这种道德上的“愚忠”。

  原法轮功练习者潘某,原本是一个干得不错的个体户,为了祛病健身,潘某于1998年开始练习法轮功。一度曾因痴迷法轮功,参与过法轮功组织的违法活动,被公安机关治安处罚过;为了“去执著”,把个人事业、家庭、亲人都当成累赘,事业一落千丈,家庭更是濒于破裂的边缘。

  转化后的潘某后来对笔者说:“当时警察抓我时,我仍是十分坚定,仍认为我是在‘做好人’,要经受住‘师父’的考验;原先的一些已转化的功友告诉我不要再练了,我当时真的很吃惊,更为他们难过,我那时还直言不讳地骂她们懦弱可耻……现在想想,当时的我真是荒唐可笑!”

  想起以前一心追随李洪志的所作所为,潘某悔恨交加,她说:“做好人,要坚持用明白的心智、明亮的眼睛正确地看待世界,否则就会鬼迷心窍,盲目追随。在事实面前,我不得不承认我受骗了。我明白了什么是现实生活,什么是虚无缥缈的世界。当我回忆起这些年所走过的路时,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醒来后天是那样蓝,地是那样广。”

【责任编辑:端木堇】

相关文章

凯风网版权所有 晋ICP备16005728号-1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